0精選圖文

金石篆刻藝術的當代宗師—林乾良先生

【高資敏於美國華府】我初識林乾良大師於杭州靈隱寺。靈隱寺,彿教文化鼎盛之名剎。是日,吾等與高僧論文述藝于西湖畔,類蘭亭群賢畢至,少長咸集,翰墨飄香。大師談及我的畫作,賜教良多,慈護之意,溢於言表。我對大師則高山仰止,孺慕己久。
大師是西泠印社今之掌門大老。西泠創設於光緒三十年,首任社長是大畫家吳昌碩。印社初創,雲起風從者有李叔同(弘一大師)、傅抱石等。大師精於金石篆刻,名滿天下,少壯就師從沙孟海、陸維釗、韓登安等一代大家。
大師除了對金石藝術有登峰之造詣,對國劇、醫藥、茶道、銅鏡、砖瓦,郵票等同樣有很深的涵養與學術研究。大師著作等身,皓首仍窮經,87高齡仍每年出版著作二部。我每展讀其大著,敬佩其藝高業精,也深深体會其淑善濟世慈懷。大師的多方面成就及貢獻,恐怕我們同代人是不易明鑑其全貌。猶如西賢達文西,直到近代他在各方面的貢獻才愈熾愈光。乾良師和達文西同樣有深厚的醫學背景。大師就讀淅江大學醫學院,學優後又出任母校醫學教授。他早年就精研茶道研析認定茶葉有益養生保健。最近的醫學研究也加以肯定。
大師對甲骨文有很深入研究。我也略有膚淺涉獵。容我高攀,我有一項看法,和大師不謀而合。就甲骨文寓有神祕的科技信息。三千年前的甲骨文的心字已有心房心室之分,西方則在十五世紀的達文西才明晰心房心室。我以此長期自勉,人工心臟必將完成於中國人之手。
大師也俯察我對「福」字的研究,文創了「熊有福」品牌,大師早年對「福和吉」的研發,建造了福吉學說。於斯,我們有同樣的体認,「惜福、造福、有福共享」的福文化,是中華文化的根幹和枝葉。我們相約一起推動兩岸金石書畫篆刻的交流與合作。中華文化的振興繁榮,是我們全體黃炎子孫之洪福,也是世界行向大同之大道。。
乾良大師近著:「三千世界一印迷 」,將付梓。我遵囑,先拜讀。讀後感佩、感動之情,直上心頭。藝術最重傳承與啟後。「三千世界」的成就,就在大著完結的一句,孫祖慰先生所言:「了不起,您總是走在前面」。大師鬼斧神工,將戲曲昇華融入一顆金石篆刻中。這是驚天地泣鬼神的藝術創造。謹舉其中一例,,方章《齊天大聖》就是根劇京中的脸谱演變而来,加入“定海神针”金箍棒,悟空的妒妖如仇的“火眼金睛” ,奪目而耀眼。一葉一菩堤,大師之篆刻,直是「一印三大千」。

More from 0精選圖文

Google